2020天天看天天夜_2020天天拍天天爱天天拍_2020天天日天好天干

《星際探索》:探索的不止是太空,更是人心

时间:2020-05-20 16:23:49 出处:2020天天看天天夜_2020天天拍天天爱天天拍_2020天天日天好天干
傷情最是晚涼天,憔悴斯人不堪憐。大傢好,這裡是有點憂鬱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不吊大傢胃口瞭,一起來瞭解一下。
電影《星際探索》12月5日18點全國上映


由好萊塢巨星佈拉德皮特領銜主演的好萊塢科幻災難冒險電影《星際探索》將於本周四18時起在國內上映,電影歷經10年籌備,不僅首次在大銀幕上呈現月球速度與激情飆車大戰,而且采用大量實拍影像展現前所未見的真實太空,連聲音都是美國NASA提供,打造360度環繞沉浸式太空音效。


《星際探索》是佈拉德皮特首次出演宇航員角色,皮特表示,通過拍攝《星際探索》,令他思考瞭很多,這是一個關於人性的故事,關於自我以及自我發現,你的天賦是什麼?你擅長什麼?什麼是你的力量之源?


電影顛覆太空慢悠悠的印象


顛覆人們對太空慢悠悠的固有認知


《星際探索》呈現瞭大銀幕上的首場月球戰爭,極速飆車、槍戰火拼等場面,顛覆瞭人們對太空慢悠悠的固有認知,而這些並非導演詹姆斯格雷的異想天開,一切都是基於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工程師的技術指導。


為瞭保真,影片甚至還請美國國傢航空航天局(NASA)幫忙錄制、提供太空音效。在影片的籌備階段,詹姆斯格雷還曾舉辦宇航員晚餐,邀請來自NASA、美國噴氣推進實驗室(JPL)、SpaceX的宇航員和專傢為影片提供專業支持,片中大量運用瞭由JPL提供的真實月球及火星影像,這令《星際探索》成為好萊塢第一部在火星拍攝的電影。


沒有專傢的真實數據,就無法將科幻小說制作成真正的電影。為此,電影制作團隊去瞭NASA以及一些其他太空機構。


浩瀚星空每一幀都美到窒息


退休宇航員加勒特賴斯曼是《星際探索》最早的太空旅行信息源之一,他曾兩次飛往國際空間站(2008、2010)。盡管在電影制作過程中,在那些特別需要專業知識的場景和領域,加勒特賴斯曼才會出現,但他也參與瞭腳本的編寫。


加勒特賴斯曼說:許多人正在考慮在太陽系中的另一個星球(特別是紅色星球)上實現人類生存的可持續,並認為那會是一個美好的烏托邦,如果事實證明那不是烏托邦怎麼辦?而且,如果我們打破引力的束縛,用火箭和先進技術將人類運送到另一個星球,但同時把人為的疏失也帶到瞭那個星球,這將會如何?如果這一行為的結局並不好怎麼辦?格雷在這部電影中對此進行瞭探索。


影片的另一個信息來源是航空航天工程師羅伯特約厄爾,他自1989年起擔任NASA的工程師,是一名參與太空項目已有30年的資深人士。約厄爾說導演格雷希望這部電影越逼真越好,約厄爾讀瞭電影腳本並提瞭一些建議:他想要的逼真其實可以應用一些物理知識來實現。例如,可以在月球上開槍嗎?答案是肯定的,符合規格的槍就可以。這種槍的子彈有其自身的氧化劑。


劇組在沙漠取景還原月球質感


另一個問題是,地球上的人是否能與海王星上的某人進行實時對話?不幸的是,不能。至少據我們現在所知,光速就是光速,因此會有數小時的延遲。血液在零重力下是什麼樣的?死者在太空中會是什麼樣子?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兒都是必須考慮的,但是總有一天人們將不得不應對這些可能。是的,這些東西會呈現出什麼狀態就是物理學。


與銀河系相比 人非常渺小


影片中關於月球、火星和海王星的很多場景,都是在洛杉磯拍攝的,場地小組在洛杉磯四處查看,尋找與導演格雷的期待相符的場所。場地經理克裡斯庫西亞克表示,找到適合拍攝《星際探索》的場景非常有挑戰性,他去瞭很多之前從未去過的地方:我們需要大量地下場景,而洛杉磯並不是一個擁有很多地下空間的城市,紐約或賓夕法尼亞才是。


羅伊在海倫幫助下沖出火星


電影的拍攝場地包括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一傢廢棄的百貨商店,商店地下曾是以前的紅線火車站終點站所在地,那兒的一個巨型隧道吸引瞭劇組,它將呈現火星的地下住所和羅伊在前往利馬飛船前潛入仙王座號的路徑,洛杉磯市中心的取景地還包括唱片大廳和該市標志性的聯合車站。位於奧蘭治縣的一傢工廠為登月之旅提供瞭發射臺,這傢工廠以前印刷過《洛杉磯時報》。為瞭拍攝在月球上遭遇強盜襲擊的場景,劇組去瞭莫哈韋沙漠的杜蒙特沙丘。


《星際探索》的藝術指導凱文湯普森介紹,在地球的場景是唯一用瞭自然采光的場景,出現瞭窗戶和一抹戶外風光,這在電影中隻出現瞭片刻。在月球上,主要的月臺和隧道都用瞭拋光混凝土和粗糙混凝土,它是一種相當中性的幹凈色調,帶有灰色和棕色調。


羅伊遭遇太空爆炸命懸一線


為瞭拍攝火星場景,劇組看瞭一些比較舊的畸形建築,湯普森說:我們一開始並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但知道它們是地下建築。我們不希望電影中的火星場景顯得俗氣,或者和人們以前見過的場景一樣。最終,定下來瞭一間空無一人的電廠,我們希望照明能夠使其從感覺和視覺上都像是濕潤的培養箱。


湯普森透露,導演格雷喜歡國際空間站的細節以及在這種幽閉恐怖空間中的人們:關於人的一切,對他來說都非常重要。他反對對未來的幻想隻有豪華太空遊輪,他對美國航天局歷史中的早期作品感到好奇,他瞭解在太空中,人在飛船外獨自一人時的感覺,也瞭解與銀河系相比,人的渺小。格雷為湯普森提供的最有力的參考文獻之一是紀錄片《為瞭全人類》,湯普森說:格雷非常有視覺感。


與銀河系相比人類非常渺小


導演格雷介紹,為瞭達到在狹窄的空間內拍攝的目的,不得不佈兩次景,因為劇組必須同時有相同場景的水平版本和垂直版本。有好幾次,佈拉德皮特被吊在30英尺高的空中,這樣攝像機就能從仰角拍到他吊掛時的樣子,看起來像失重,但拍攝卻非常費勁。


作為一部大部分情節發生在外太空的電影,《星際探索》需要的綠幕和電腦生成圖像很少,湯普森說:所有的監視器,座艙和背景都是實際存在的,這符合格雷的審美和這部電影的感覺。但在拍攝太空中的外部場景時,我們確實不得不使用綠幕。


太空探索和珍惜地球 我們同樣責無旁貸


電影《星際探索》講述地球上接連出現神秘怪象,科學傢發現某種失控的反物質反應正在威脅整個太陽系,人類生存極度堪憂地球生死攸關之際,天才航天工程師羅伊(佈拉德皮特飾)被派往外太空,試圖揭開謎團拯救人類。


這是一場橫跨地球、月球、火星、海王星,穿越整個太陽系的冒險,一路危機重重險象環生,羅伊直面爆炸、隕石、月球飆車槍戰、神秘生物等考驗,還找回瞭失聯20年的父親。原來,當年羅伊的父親(湯米李瓊斯飾)離開地球探尋外星智慧生物,但任務失敗,消失在茫茫宇宙之中。如今父子重逢,羅伊在太空深處發現瞭不為人知的秘密,漸漸觸達所有事件的終極真相。


電影將太空和人性兩個宏大而深邃的話題搬上瞭銀幕,在廣闊宇宙之中既有事關人類生死的終極真相,也有關於父子、親情和傢庭的親密故事。皮特稱其為一個關於人性的故事。


談及《星際探索》,影片導演、制片人兼編劇詹姆斯格雷說:很多偉大的電影都來源於科幻小說中,但是其中有多少是能打動你的呢?大多數太空旅行電影提供的都是一些積極想法,比如,結識外星人或其他智慧生命,他們很仁慈或者至少有趣到足以吸引人類。但我想做一些與眾不同的事。設想如果出現截然相反的情況,比如太空中什麼都沒有,或者隻有一種我們甚至無法面對的空虛會怎麼樣?


格雷認為,人體結構並非為漂浮在大氣250英裡外而存在的,作為地球的產物,人類並非為太空而生,也將永遠不會為此而生。如果一意孤行地進行太空冒險,將會付出代價。


格雷說自己讀過科幻小說傢亞瑟克拉克寫於 2001年的一句話,要麼人類在宇宙中並非孤立存在,要麼其他物種和人類一樣都令人恐懼,受此影響,格雷想講述一個關於人類是宇宙中唯一生命體的故事,這個人在太空中進行危險卻又希望渺茫的實驗,這個故事就是這樣開始成形的,雖然這充滿瞭神話色彩,但《星際探索》這部電影就這樣在我的腦海中產生瞭。


格雷認為《星際探索》更具有科學性,他說:我認為太空旅行的想法既美麗又令人恐懼。我非常支持太空探索以及在火星開展任務,但有時候太空探索也是一種逃避的手段。我希望人們理解,在某種程度上,太空探索和珍惜地球,我們同樣責無旁貸,地球和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才是值得我們不惜一切代價去保護的。


人類的力量來自於不怕受到傷害


基於對詹姆斯格雷的欣賞,佈拉德皮特除瞭主演外,還擔任瞭影片的制片人之一,皮特表示,之所以選擇《星際探索》作為自己的外太空首秀,因為他一直很喜歡詹姆斯格雷的電影拍攝,他的電影敘事中總有一種經典元素,優雅的同時不失深刻。而皮特也很樂於和格雷一起討論關於角色羅伊的一切,而扮演這個角色讓皮特頗有共鳴:真正的自信來自於我們作為個體能夠承認我們的弱點、缺點和不安全感,而不是欲蓋彌彰。


影片中,皮特扮演的羅伊由於從小失去父親,導致他無法在生活中擁有親密關系,他不僅孤單,還很享受孤獨。隻有當羅伊站在地球大氣層頂端時,他才覺得自己充滿活力,遠離人群、探索太空讓他感到自己還活著。他和伊芙在交往,他們關心對方,在乎對方,但是他身上的一些東西,也就是一種障礙,讓他推開瞭她。


所以,佈拉德皮特和格雷認為,《星際探索》除瞭探索星際外,還有讓羅伊找到自己的任務。羅伊喜歡孤獨,不善於向別人表達情感,而且必須保密、不能向任何人和事暴露自己,這些問題在導演格雷看來,很大程度上會造成焦慮。


所以,一路走來,羅伊意識到自己已經變成瞭父親一個脫離瞭人性的人,而他必須要阻止這種情況。最終,他決心回到地球,成為一個有愛心、與他人連接的人,一個不怕與他人建立親密關系的人。


在格雷看來,羅伊具有普遍性,他認識的很多人,甚至包括他自己,身上都有羅伊的影子:羅伊的內心有一種需要填補的空洞之感,可他卻說不出來。而《星際探索》的重點就是如何填補這種空缺,這種空缺恐怕也是現今每個人心中都有的茫然。


佈拉德皮特也認同這點,他說:對於我和格雷而言,這部電影實際上是關於弱點的討論。什麼是弱點?人類的力量是什麼?這種力量實際從何而來?我們正努力得出的結論是,人類的力量來自於不怕受到傷害。真正的自信來自於我們作為個體,能夠承認我們的弱點,缺點和不安全感,而不是欲蓋彌彰。這部電影讓我知道,生活中想獲得巨大的平和或者說力量,其實來自於你所感知到的周圍的一切。


雖然是首次合作,但格雷和皮特顯然是惺惺相惜,對於皮特在片中的表現,格雷也是滿滿的好評:佈拉德關註一切。他非常敏銳,是導演的好朋友。這不僅因為他是本片的制片人,還因為他是一名能夠給予我幫助的演員。他不隻是對自己的角色感興趣而已,他關心的是整個故事。


他是一個有趣的人,他是一位電影明星,有著電影明星的外表和魅力,但是他對這種明星的地位持有矛盾的態度。他是一位才華橫溢的優秀演員,給他任何指示,他都會完成得非常精細、出色,並將其擴展到其他事情上。


他的舉動毫不費力,就像吉米史都華或斯賓塞屈塞,他們看起來幾乎不是在表演,但這表演的確太不可思議瞭,毫不做作。我並不是說這對他來說不費吹灰之力,而是說,對我們而言,他的表演是件很自然的事情,這對導演來說大有裨益。


欲要知曉更多《《星際探索》:探索的不止是太空,更是人心》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影視資訊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資訊。

热门

热门标签